怨小三,不如情感獨立


2011/07/29
本文已刊登於台北市社會局每逢單月出刊的《女人紀事》刊物,此刊物於圖書館及捷運站等公共場所發放。

不知道為什麼,「小三」這個名詞最近非常火紅,取代了以前常聽到的「二奶」或「情婦」。本來大概是「第三者」的簡稱,但加上了「小」字,似乎就多了些可愛、多了些俏皮,減少了原本沈重的道德感。

前些時候播畢的電視劇「犀利人妻」不只是收視創佳績,還製造了許多話題。劇中的「小三」最後並沒有成功地搶走「人夫」;但是,當丈夫希望回到婚姻時,「人妻」卻用一句輕輕淡淡的話拒絕:「我回不去了。」讓很多等著要看大團圓戲碼的粉絲們非常失望;不過,也有些人拍手叫好:「本來就不該讓劈腿男回去!就是要給他一些教訓。」網路上、媒體上沸沸揚揚,討論得十分熱鬧。

長期觀察社會中的性別現象,自己又是每天面對複雜人性的諮商心理師,我曾經揣想:「假如我是劇中的人妻,我會怎麼做?」想了很久,我的答案是:我不會說:「我回不去了。」而是說:「我不想回去了。」

這有什麼差別呢?且聽我細說:「我回不去了」聽起來還是有些無奈,好像自己還深愛著丈夫,只是因為種種原因「回不去」;而「不想回去」則是自己想通了,那樣的婚姻、那樣的愛情不是自己要的,不值得回去了,這是出於主動的意願,沒有「無奈」、「不得已」這些情愫在裡頭。當然,「回不去了」多了幾許溫柔婉約,也多了一些想像的空間,這大概就是最大的不同吧?

由這裡,我想起我每次在演講中會提到的「情感獨立」。我們常聽到人們鼓吹現代人都應該擁有四種獨立:「知識獨立、經濟獨立、人格獨立、情感獨立」,但大家的重點幾乎都放在「經濟獨立」。的確,經濟獨立很重要,養活自己是每個人無可逃避的責任;但,更重要的是,不能為了任何利益失去了人格的獨立和情感的獨立。

很多人在親密關係中很快地就失去了自我,一切都以對方的喜怒哀樂為行事的準則,彷彿自己一點也不重要,只有對方才是最重要的,甚至覺得對方是神或女神,一味地壓縮自己、討好對方;到最後,對方很可能「打蛇隨棍上」地越來越不把你看在眼裡,甚至背叛你、拋棄你!得到這種悲慘的結果時,坦白說,不能完全怪那個人「負心薄悻」(我加上引號的意思也就是說我並不認為完全可以用「負心薄悻」來形容這種情形),你應該問自己:「我為什麼給他這麼大的權力/權利可以這樣對我?」

有獨立人格的男人或女人不會允許別人來為他做決定,無論那件事是大或是小。某些鴛鴦蝴蝶派的小說或電影歌頌這種愛情,認為愛一個人「愛到沒有自我」是最高的境界,在我來看,這是極不健康的。也許在愛情剛剛驅動時,很多人都有這種強烈的念頭,想為對方做很多事;然而,情感是要落實在生活裡的,倘若一直停留在要為對方「獻身」的狀態,那非但不合理,也對自己非常不利。一個成熟健康的人會先愛好自己,才去愛別人,而不是本末倒置。假如你長時間把「愛對方」置於「愛自己」之上,你的身心狀態不會平衡的(簡單說就是:你不會快樂),感情也遲早會出問題。

很多人自認讀了不少書(知識獨立),賺了不少錢(經濟獨立),也擁有完整的人格(人格獨立),但一碰到感情的事立刻就毀了,馬上變成一個「小男人」或「小女人」,等著對方來拯救他/她;這,就是我說的「情感不獨立」。一個情感獨立的人,當然可以享受愛情,但絕不依賴愛情。你的價值是與生俱來的,不需要由「有沒有人愛你」來肯定。有些人只有在被愛的時候才覺得自己有價值,失去愛情的時候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、一文不值,然後做出種種傻事,真是令人痛惜扼腕!

每天都有人在談戀愛,每天也都有人失去愛情,我要呼籲這些覺得自己損失慘重、痛不欲生的失戀者:失去一個不適合你的對象,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;倘若你因此而否定自己,甚至否定自己存在的價值,這才是最可怕的!

我曾經跟一位精神科醫師討論過「情感獨立」這個概念,他聽完我的論述之後意味深長地說:「這很不容易呢!」我倒是覺得,不管容不容易,無論你在不在婚姻裡,只要你正在經營一段親密關係,不妨把「情感獨立」當成自己的目標——愛一個人,但不要依賴他(她)或依賴這份感情,讓自己仍然保有可貴的獨立性——這樣,無論這段感情遇到多少考驗,你都能挺得住,都能全身而退。

與其怨小三、防小三,不如讓自己成為根本不在乎小三的「情感獨立的人」吧!

(作者為台北市政府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