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情老來伴


2010/01/18 23:59:20

引用文章:深情如斯
作者:Siena Me

2010/01/10早晨,我在「海澄湖畔的歲月」看見這篇〈深情如斯〉,感動之餘,留下了 回應:

這一段話讓我深深感動:「遇上一個投契的伴侶,兩個人說也說不完的話,他總是支持妳,鼓勵妳,常常想跟妳在一起,那麼喜歡和妳過日子,當然想好好疼愛他。」
可以「引用」你這篇文章嗎?我想再多談一些「老來伴」的種種。

Siena Me回答:「可以引用的,多謝妳的喜歡。現實中遍尋不著的愛情在此。

可是,一晃過了一個星期,遲遲無法完成這篇文章。每看一次,就淚眼模糊一次。(建議打算閱讀我這篇文章的人,先到Siena Me那裡去讀〈深情如斯〉,那段六分多鐘的短片一定要看,老先生老太太都好可愛!)

也不過就是「少年夫妻老來伴」的尋常故事,怎麼會這麼感動呢?唉,也許是我「哭點」太低了,也許是原生家庭的遺憾讓我耿耿於懷,總之,這樣的故事特別能觸動我。

同樣的感動也出現在我看電影「長路將盡」那一次。

對沒看過「長路將盡」電影的人,我想簡介一下:它是英國知名哲學家、小說家艾瑞斯•梅鐸(Iris Murdoch)的故事。艾瑞斯•梅鐸是怎樣的一個作家呢?我們不妨先來看看她曾經獲得的評價與榮譽:
•1974 年榮獲惠特比獎
•1978 年榮獲布克獎           
•1987 年受封為英國女勳爵         
•英國皇家學會文學爵士獎
•紐約藝術協會文學榮譽獎章
•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小說家之一       
•「20 世紀後 50 年英國最偉大的小說家之一」這是英國布克獎評選會主席 Malcolm Bradbury 爵士的評語
這樣一個才華洋溢的女人,這樣一個聰明敏慧的靈魂,竟在晚年得了她自己所形容的「航向黑暗之地」般的阿茲海默症,的確令人深感惋惜!然而,沒有太多遺憾的是:艾瑞斯的生命是豐富的;除了不朽的傳世作品之外,還有她和夫婿約翰•貝禮( John Bayley ) 間令人動容的愛情。


比艾瑞斯小了六歲的約翰•貝禮也不是泛泛之輩,他是牛津大學的文學教授、優秀的文學評論家、小說家,以及「布克獎」委員會主席,同時也是阿茲海默國際性組織的支持者。約翰•貝禮他在1956年與艾瑞斯結為連理,一直以來,他對艾瑞斯的才華始終是欣賞仰慕的。電影中細細地鋪陳,他對妻子自由奔放的性格、追求真理的精神,對文學的熱愛,在在都非常迷戀。


「疾病相扶持」是很多人對婚姻的期盼,但有多少人做得到?就像〈深情如斯〉裡描述的高先生與高太太,約翰•貝禮和妻子艾瑞斯的相處始終是互補又和諧的。約翰•貝禮並沒有打算改變艾瑞斯,而是接納、包容、欣賞、支持、照顧這個女人,直到飽受疾病折磨的她走到生命的終點。每個女人大概都會希望擁有這樣的丈夫吧?我深深地感嘆著!


假如你曾經懷疑過人間究竟有沒有真正永恆的愛情,那麼,觀賞「長路將盡」這部電影,你會覺得好像找到了答案。這部電影裡精要地描寫了兩人相識、結婚到艾瑞斯罹患阿茲海默症後的點點滴滴,時空交錯在艾瑞斯璀璨放蕩的青春及不幸患病的晚年。貫串全劇而令人動容的便是約翰•貝禮對艾瑞斯的深情。這份包容而熾熱的愛情,讓兩個各自擁有不同想法的人協調地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,並且,激勵彼此成長。
艾瑞斯•梅鐸已逝,約翰•貝禮帶著對妻子不變的愛,仍投身支持阿茲海默症的國際性組織。
是的,現實中偏尋不著的愛情在此。


是的,這世上的確有無雜質的玻璃,也有純粹不渝的愛情。(借用Siena Me 在〈深情如斯〉的結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