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夜,我去景文高中演講


2011/04/29 06:43:26


這兩天大家關注的景文高中小情侶跳樓案,對我來說特別有意義,因為,就這麼巧,前天(4/27)晚上我去景文高中演講,題目就是非常貼切的:「如何與孩子談性說愛」。這是幾個月之前就約好了的演講,對象是家長;我不禁喟嘆:假如這場演講早一個星期舉行,事情會不會不一樣?( 我會不會太自我膨脹了? )

我常在這一類的演講邀約裡,聽到承辦的老師帶著抱歉的口吻說:「這個議題很重要;不過,因為不是升學、考試方面的主題,家長們可能來得不多,請見諒!」我常納悶:學校辦什麼議題的演講才能吸引家長們?攸關生命的議題夠不夠重要?

每當我有機會講述這個主題時,我都會提醒家長們:時代已經不一樣了!現在的孩子多半早熟,處在漫長的青春期裡,需要學習的事情很多;但家裡很少提、學校不太教,孩子們只能摸索著前進,遇到誘惑和挫折時,往往險象環生。我們不能夠總是在看見這樣的案例時,才來感嘆、惋惜啊!

學校辦的活動,通常只有一、兩個鐘頭,我會抓緊時間,跟家長們談最重要的事:首先,一定要瞭解自己的孩子,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;然後,我會從約會、戀愛、分手等角度,談談現況,也談談父母和孩子都該知道的常識;最後,我會和家長討論,用什麼方式跟孩子對話,孩子們才會把父母當成「情感顧問」,不會凡事都瞞著父母。我的經驗是:這樣談下來,一、兩個鐘頭往往是不夠的。我經常在演講後被家長們圍著問問題,一個又一個……。

到剛剛發生事情的學校演講,校園的氛圍是緊繃的,通常要先做一點危機的處理才能「開講」;但我不擔心,那是身為諮商心理師的我經常要做的事。我只擔心:到底有多少家長來聽這場演講、然後把這些重要的訊息帶回家?

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♀♂

後記:

當天演講的情況速寫如下:聽說報名的家長有兩百多人,現場大概來了一百多。我先讓他們看蘇芊玲教授發表在中國時報的文章(我事先摘錄在powerpoint上,分成四、五頁),在他們看的同時,我挑其中一兩句我覺得重要的話唸一下,然後,讓他們兩、三個人一組去做一些交談。會場是階梯禮堂,並不適合分組,所以我只邀請他們就近找一兩個人對話,但還是有家長自己一個人坐在那裡、不跟別人交談。我的感覺是:很多人還在這個消息的震撼中,他們也需要跟別人聊一下這幾天聽到的、看到的,還有自己的焦慮。

這個開場的討論只進行了3∼5分鐘,因為學校只給我一個半小時,我怕講不完,不敢花太多時間。正式「開講」之後,我先同理家長們的焦慮(「怎麼做好像都不對喔∼」 ),然後肯定他們願意花這時間晚上來聽演講,還讓他們為自己鼓掌(掌聲有點小弱就是了 ),也強調我不是來提供「標準答案」的,只是呈現許多可能性、各種多元的選擇。家長們很明顯地放鬆了許多,有些人還點頭笑了。

接下來我談認識青少年、約會、戀愛、分手、性衝動、避孕……,重點在:讓想跟孩子對話的家長有概念、有「工具」(方法)可以使用。結束時還有家長來問我問題,全程氣氛都還不錯,儘管有點小沈重,但中途離席的人很少,點頭同意而且對我拋出去的問題有反應的人很多。以我每年一、兩百場演講的經驗來比較,那天的家長看起來應該大致是滿意的。至於,有多少家長回家後會跟自己的孩子談?唉,我就不知道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