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人節恐懼症

王瑞琪

  有一年暑假,我剛結束了一段戀情,心情尚未平復,又被媒體日日夜夜轟炸的「情人節」訊息惹得更加傷心,便寫了一封信給死黨DD:

一名四十幾歲的女子有疑難雜症如下,需要高明的醫師診治。你願意出點主意嗎?

病名:情人節恐懼症

症狀:她在媒體看到或聽到「情人節」三個字會心裡一緊、頭皮發麻;一向喜歡的愛情電影完全看不下去,眼睛呈現刺痛狀態;聽到感性的情歌一定流淚不止、淚腺分泌異常;在街上看到相依相偎的情侶或手牽著手的伴侶,就覺得妒火中燒、胃酸狂湧;從情人節前夕就開始坐立難安、睡不安枕,直到那一天過完……。

病史:長達二、三十年,近十年越來越糟;四年前最為嚴重,後有好轉跡象,直到半年前又開始舊疾復發。

曾使用藥方:大吃大睡、找朋友陪伴、不斷說服自己、親赴情人處等等。除最後一項之外,效果皆不彰。

曾求助對象:哲學家、心理師、神職人員。哲學家說:「有情人等於沒有情人,沒有情人等於有情人,何必執著於此?」心理師說:「妳一定可以克服的,要讓內在的小女孩長大啊。」神職人員說:「沒有情人陪你過節是天意,你能認命就好了。」——這些話當時聽了都很有道理,發病時全都不管用。

請教聰明的你,這種病有沒有藥醫啊?

死黨很快地回了一封信給我,言簡意賅地說:

  根據我的瞭解,情人節是商業產品,不是有情人發明出來的。不過,現在已經失控了,沒人知道情人節是假的,大家都一窩蜂趕著「過」情人節,好像不用力「過」會死。想想,我們已經度過多少次這種疲勞轟炸了?有骨氣一點,真正的死亡才會終結一個人。

這封信,一棒子把我敲醒!

從此以後 ,我就再也不「過」情人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