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校裡的愛情課


王瑞琪


1992年起,我辭去了全職的工作,成了蘇活族,除了演講寫作之外,也在幾所大學開設「性教育」、「兩性關係」方面的課程。十幾年前的社會氣氛還有些保守,資訊也不如現在發達,我的課程在不少學校都引起了震撼。一晃眼,這門課已經開了十年以上,我從教學的過程和學生的反應中得到的收穫真是數也數不完!

§校風不同,需因地制宜

  我曾經任教過的學校,有很保守的教會學校,也有將來要作育英才的師範學校;不同的校風,學生的需求也會略有不同,當然需要適度地調整課程。

  我曾在某個教會學校,因為課程中有避孕與墮胎的議題而受到「嚴重關切」。當然,我並沒有因此就取消那個部分的授課,而是更加小心地呈現各種事實,引導學生去思考,不去提到太多自己的觀點,避免流於主觀,落人口實。幸好,直到學期結束,西線無戰事,沒有為系上惹來麻煩,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。

  在性別刻板印象比較嚴重的學校,我會花很多時間去跟學生討論合理的兩性關係,提出許多統計數字,讓科學的證據說話;我也曾經因為有人告訴我學校附近有「同居巷」而加強了關於「婚前性行為」方面的討論。總之,每個學校的校風和環境大不相同,我會提醒自己,教授如此敏感的話題,自己更應該敏感到這些,學生才會得到較多的收穫。

§選修、通識,深度不同

  我的兩性課程,一定會包含性生理、心理、社會三方面的議題。從生物學的男女性、性心理發展、性別角色、兩性交往、人類性反應,一直談到兩性的陰暗面,像:性騷擾、性侵害、性功能障礙等。話題百無禁忌,幾乎沒有尺度。

  到目前為止,我開過的課程大致分成兩類,一種是開在助人相關科系的選修課,一種是開在通識課程的常識性選修課。通常,對於前者,我的要求會比較多,課程內容也會比後者深得多。所以,儘管每堂課的名稱相同,層次不會一樣。

  譬如:我在心理系開過「家庭生活與性教育」,也在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系開過「兩性關係與輔導」,這些課程都不只是著重在學生對自身的瞭解與適應,還需要學習將來如何應用在自己的專業上。跟這兩個系比起來,我在通識開的「兩性關係」或「兩性教育」簡直就像公開演講似的,只求吸引學生目光,讓他們在輕鬆中學到一些東西而已。

  我很早就發現了,假如老師所「上」的「菜」不能符合學生的期待,學生在失望之餘,對這個領域很快就會失去了興趣。我很幸運,我開的課多多少少是學生馬上用的著的,能夠學以致用,也是學生樂於學習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§打敗「黃帝黃后」,心服口服

  教授這種跟「性」有關的課程,很容易引來好奇的眼光和異樣的眼神。學生往往會用嘻笑嘲諷的方式來掩飾他們的不自在,有時候我甚至會聽到某些人被封為「黃帝」或「黃后」,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。

  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:有些「黃帝、黃后」在學期剛開始的時候,會對這門課表現出不屑的樣子,他們的肢體語言很明顯地傳達出:「這些我早就知道了,還用你教啊?」的訊息。我沒有跟學生爭論過,也不曾跟學生比賽誰說的性笑話比較精彩,我只是,很平常心地把自己想教給學生的素材一一呈現。

  最好玩的是,通常到了期中考之後,這些「黃帝、黃后」就會心服口服,承認自己知道得太少。

  開玩笑!沒有三兩三,我敢來大學開課嗎?(這裡應該放一個msn眨眼的表情符號!)

§限制級課程,一定要清場

  無論是「性教育」或是「兩性關係」的課,學生反應最熱烈的,永遠是限制級的那堂課。

  開學的第一次上課,通常我會做一些課程介紹,當講到這個學期會有「夫妻性生活」、「人類性反應」或「性功能障礙」之類的課程時,學生總會出現微揚的嘴角和帶著笑意的眼神,屢試不爽。

  到了真正上那節課的時候,有些平常很少出現的學生紛紛出現了,甚至還會夾帶自己的男女朋友進來,把教室擠得水洩不通。後來我學聰明了,在學期初就先跟學生說好:「上這節課要清場,謝絕旁聽。」並解釋說:「假如你只是想看熱鬧,帶著曖昧的心態來上這門課,那你學到的東西可能會跟我預計要表達的很不一樣。」學生大都可以接受。

  其實,打從學期一開始,我就會不斷地跟學生強調:「人之異於禽獸者,就在於人有大腦、有感覺,你沒辦法跟心理上不夠親密的人發生性關係。因此,你必須先瞭解愛與性的真諦,人類的生理與心理現象,才能享受美好的性生活。」換句話說,我想讓學生知道,光是精研「技巧」或「招數」,並不會使一個人成為性愛高手,必須學習全套的「愛、性、情、慾」功課,才能水到渠成。所以,只上「那一節課」是沒有用的啦!一定要從頭上到尾才行。

  O.K.,精神講話和心理準備都做足了之後,好戲就上場囉!通常我會用投影片先做一些基本常識的解說,然後讓學生看我收集的一些影片,最後再加上一些練習——別緊張,當然不是在教室裡真槍實彈地做「愛做的事」,而是用簡單的手部動作練習提高肌膚的敏感度,好能更接納自己身體的感覺;而且,只要學生不願意,可以選擇不做,我絕對尊重她(他)。

  早些年我曾經收集過各國的A片,在這堂課放給學生看。在色情網站還沒有這麼氾濫的年代,這種「服務」大受學生歡迎,很多女生都說她們有大開眼界的感覺。不過,我在播放這些影片時,心裡難免有些忐忑,很擔心被保守的校方知道了,下學期恐怕就會失去聘書,或者被媒體知道,拿去大肆報導,因此總要一再叮嚀,叫學生不要說出去。後來「A網」盛行,我想,學生看過的A片恐怕比我還要多呢,就不再做這種讓我提心吊膽的事了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,我原先以為學生會對波霸美女全裸上陣的影片感興趣,沒想到幾年下來,好幾班的學生都說,他們最喜歡的是我特別從美國買回來的「性按摩」教學錄影帶。女的不是波霸,男的也不是勇猛的肌肉男,他們發乎情止乎禮地為對方按摩,帶著溫柔的微笑,和緩的動作,配上輕淡的音樂;完全不見狂野的激情,只有濃濃的親密感。我在學生的期末報告裡經常可以看到,整個學期看過這麼多影片,不少學生印象最深的就是這一部,而且,大大改寫了「性愛」過去給他們的印象,讓他們覺得耳目一新哩!

  看A片都會笑場,你相信嗎?有一回,我讓學生看一部日本拍的A片,那部粗製濫造的影片收音特別糟,女主角本來就叫得假假的,還有回音迴盪在那間小小的旅館房間,造成非常突兀的效果,學生忍俊不住,紛紛大笑起來。

§自備教材教具,不惜血本

  前面說過我會收集各國的A片讓學生觀看、比較,教導學生用學術的精神來研究它,這當然就要投資一些本錢。我曾經去加拿大參加過一個為期兩週的「性諮商性治療工作坊」,看到幾部很棒的影片,回來打聽了一下,國內並沒有人代理進口,只好透過國外的友人幫我去買。雖然過程艱辛(光是越洋電話費就不知道花了多少!),但教學的效果極佳,非常值得。

  十幾年前,我在電視上的電影台看到一部很好的片子,想要買來當作教材,打電話問到了電影公司,他們說這部電影不對外發售,假如我要做教學用,他們可以考慮賣給我,但是他們沒辦法為我寄出,我得親自去他們的公司買。於是,我還特別情商妹妹幫我跑了一趟,才買到了這捲錄影帶。至今我還記得,他們索價八百元。按照當時的行情,算是挺貴的。

  影片能購買得到,都還算幸運,有時候根本買不到,簡直教我朝思暮想、魂牽夢縈!幾年前我在HBO看過一部片子,英國片,中文片名叫做「第二春」,講一個中年女性怎樣找到自己、重獲人生春天的故事。我喜歡得要命,覺得非常適合教學用,打電話去問HBO,他們說這部電影在台灣沒有發行,買不到的。於是我苦苦地等它重播,希望能錄下比較清晰的版本,可是,這部電影就只重播過一次,那一次我偏偏就錯過了!幾年來,我一直為了買不到這部影片而覺得十分扼腕。我知道可以到英國去買,但是若在英國買,恐怕不會有中文對白,那濃濃的英國腔,有幾個學生聽得懂呢?

  最近幾年,隨著DVD的盛行,我買影片變得方便很多。有些影片一下檔就會發行DVD,這種當然比較貴;有些則是錄影帶店淘汰下來的二手帶,這當然便宜很多,但是得去「尋寶」,慢慢地挑。平均一兩個月我就會去一趟錄影帶店,在二手帶裡挑選可以使用的影片,往往也會有令人驚喜的收穫呢!

  在課堂上使用影片最大的好處就是:利用精美的視聽作品吸引學生的目光。我認為,不管一個老師的口才有多好,學生都需要換換胃口;更何況有些情愛議題用電影表達出來餘韻裊裊,更能發人省思,可以討論的地方特別多。除非是極度經典無法取代的影片,否則我會經常更換我的影片清單;曾有修過一次課的學生第二年還每堂課來旁聽,我問他為什麼,他說:「我聽說老師的影片都換了呀!」

  除了影片,早期我還製作幻燈片、投影片,近幾年開始花錢找助理幫我把滿坑滿谷的資料變成ppt。其他的教具還有:教到「避孕」,我就去衛生所買好幾打保險套,發給每個人練習用;教到「性文化」,我會帶自己收藏的春宮畫去展示;教到「性愛」,我連按摩棒、陰莖模型、情趣用品都會帶去教室呢!

  說到那些陰莖模型和按摩棒,大部分都是我在舊金山最大的情趣用品店買的,那時買紅了眼,一口氣花了好幾百元美金,真是不惜血本啊!

§治療愛情疑難雜症,提供售後服務

  大概是我上課的時候喜歡跟學生沒大沒小、胡說八道,加上多年心理諮商工作的資歷,學生都喜歡在課後找我談他們的感情問題。有時候是下課後過來找我,有時候他們會把問題寫在期中或期末報告裡,有時甚至用e-mail跟我聊了起來,不管怎麼忙,我總會盡量給學生一些回應。這也是教授這種課程的額外收穫,我戲稱為這堂課的「售後服務」。

  其實,我是兼任老師,在學校的時間並不多,學生要找我很不容易,因此,通常我會過濾一下,假如學生的問題是需要長期諮商的,我會建議他到學校的諮商中心;倘若問題看起來還算簡單,我就量力而為,多少跟學生聊兩句。所以,很多人看過學生陪著我捧著一大堆書或報告走向交通車的畫面。對我來說,只教一門兩到三學分的課,能夠這樣得到學生的信賴,也是值得感激的。因此,雖然這種關係並不是正式的諮商關係,我還是會為學生保密,遵守一切的諮商倫理。

  多年來,從學生的眼中,我可以體會到他們的徬徨無助,也感受到他們單純的信任。說真的,這些總是讓我非常感動。

§從愛情問題看到世代交替

  很多人說每隔三到五年就算隔了一代,思想觀念都會大大不同,這就是所謂的「代溝」。我有機會觀察到這十幾年來好幾「代」年輕人的變化,發現不同世代的年輕人,關心的問題也很不一樣,這真的非常有意思!
如說,十幾年前的年輕人會擔心「如何展開第一步,發展一段感情?有沒有方法讓自己自然一點?」、「如何拒絕男友要求婚前性行為?」、「如何才能讓愛情持久下去?」,現在的年輕人好像已經不太為這些事覺得煩惱,他們會問的是「男朋友會劈腿怎麼辦?」、「網友要求要見面,該不該去?」、「交男女朋友是不是應該隨時預留後路?」……。
從大學生關心的愛情課題,我們似乎可以看到時代的脈動。

§關係一生幸福的重要必修課

  我常跟學生說,我所教授的這門課,是影響一個人終身幸福最重要的必修課,可惜聯考不考,很多人都是在摸索中「自修」。並不是說自修就一定不好,但是在我聽過的許多故事裡,很多人就是因為對愛情的真相認識不清,才會在人生的旅程中栽了大跟斗,甚至賠上了自己寶貴的性命,那不是萬分可惜嗎?

  身為一個教授兩性課程的老師,我深切地盼望,透過我們這些教導與分享,每個年輕人都能學會如何珍愛自己、尊重別人,也希望我們的社會再也沒有為了愛情殺人或自殺的案件,到那時候,也許我就可以功成身退啦!


(本文曾刊載於〈張老師月刊〉雜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