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力就是暴力

王瑞琪

  又有名人(台北市議會議員)揭露自己的家暴事件,這回男主角還是一樣避重就輕地說:「沒有暴力,只有拉扯、推擠。」(瞧!跟「沒有暴力,只有潑水。」多像呀!)他道歉了,但不是為施暴而道歉;在媒體面前,他還煞有介事地呼籲大家要疼愛老婆。最後,女主角也發表書面聲明,希望這起事件在丈夫道歉後能夠落幕,不希望再造成小孩及家人的二度傷害。

  這似乎是家暴事件最「圓滿」的結局了。不是嗎?一切跟以前沒有什麼兩樣,一切都不需要改變。然而,問題真的解決了嗎?一個連自己做過什麼事都要避重就輕的人,一個始終沒有真正認錯的人,你相信他不會再有同樣的行為嗎?

  專家研究過家庭暴力的循環模式,發現大多數的婚姻暴力幾乎都經過「施暴期、甜蜜期、緊張期」這種循環。在暴力事件之後,施暴者會心生內疚,對伴侶加倍溫柔,意圖彌補;而受暴者在心靈受創之餘,也想盡快恢復寧靜,很容易接受這樣的安撫。然而,兩人的相處方式並未改變,人格特質更是根深柢固,沒有多久,就會因為類似的問題而再度進入緊張期,最後在累積足夠的能量之後再度爆發,又進入下一個施暴期。如此這般,週而復始。

  什麼樣的人會對自己愛過(甚至還愛著)的人暴力相向呢?很明顯的,是性別觀念極度偏差的人,也是從小沒有學會情緒管理的人。他認為妻子是自己的附屬品,可以任意「管教」;認為全家人都該聽他的,違逆了他就是冒犯了「一家之主」的權威;他不習慣說「理」,只學會用蠻力來解決問題;……這些,都是家庭暴力的高危險群。換言之,若沒有從根本改變那些男性沙文主義的思維,也沒有接受心理諮商或心理治療來加強情緒管理,光是信誓旦旦地表明「不再對妻子施暴」其實是沒有用的。

  我們觀察這些事件,經常會發現一個共同點:許多施暴者會將暴力事件歸因於對方的「不馴」或獨立的主張。例如一種典型的說詞:「誰叫她這麼牙尖嘴利!不給她一拳她根本停不下來!」於是,有些人便認為這是受暴者咎由自取,不值得同情。事實上,無論雙方溝通的內容多麼激烈,都不能賦予肢體暴力任何正當性。台灣俗諺說:「疼某大丈夫,打某豬狗牛。」真是太有道理了!反過來說也是成立的——妻子同樣不能毆打老公。打人就是不對的。

  話說回來,我並不是悲觀地說所有的施暴者都不可能改變,不過,改變的第一步,至少應該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過錯,不為自己找任何的藉口來脫罪。知恥近乎勇,不知道這些喜歡逞「匹夫之勇」的大男人們願不願意試試展現這種真正的勇氣?

(本文刊載於2005/10/03中國時報A15版時論廣場)